得意的儿子

•  发布时间:2020-02-21 17:02 收藏

 一番志得意满之后,接下来几天我的脾气随着心情的变好而恢复到以往的温

柔。上班的时候再也没发生过吵架的事了。

  雯雯这几天总把她和她那个红杏出墙的那个少年间的私密性事毫无保留的对

我倾诉。而满怀对儿子眷恋的我也愿意多听听她这些平时让我感到害羞的话题,

分享一下同为出轨人妻彼此不一样的感受。

  她的那个小情人和我儿子年龄相仿,但在床上表现却完全不同。

  虽然雯雯的丈夫隐疾不轻,毕竟她已为人母多时,年龄又大过那男孩10岁左

右。可一到床上,本以为对方是个小雏,而没抱多大希望的雯雯却在一个回合之

后被小家伙干的高潮迭起畅快无比。自那次偷情开房以后,雯雯隔三差五给老公

打电话说谎要加班,然后偷偷私会她的那个小情人。每次都干的昏天黑地直到深

夜才依依不舍的回家。

  雯雯特意嘱咐我,要帮我圆她因为跟男孩开房而加班的谎。我也因此隔三差

五接到她丈夫的询问,而不得不假装正在和她一起加班撒谎替她瞒过去好几次。

  在对别人老公撒谎的同时,我自己的丈夫也隔三差五打电话回来,今天上午

就打了一个。

  以往出差都是我跟儿子给他打电话,叮嘱他在外面要注意安全保重身体。最

近因为恋上了儿子,我对丈夫一直心中有愧。不敢多给他打电话,怕听到他粗旷

的声音而内疚。可丈夫的电话打过来了还是要接的。只好虚与委蛇嘘寒问暖一番。

具体什么内容我都没记心里,只记得丈夫说工程进展顺利,也许能提前回家了。

  一方面是对丈夫的漠视,而一方面对儿子,我却越来越离不开他了。儿子对

我穿丝袜的美腿还是那样热忱,每天的足交腿交仿佛是我们的必修课。

  今天回到家,我刚把高跟鞋换下来,正弯着腰整理鞋柜,儿子就迫不及待的

冲过来,不由分说一把撩起我的裙子,从牛仔裤里掏出鸡巴一手按着我的屁股来

回摸,一手握着鸡巴隔着肉色的丝袜在我屁股沟上不停的蹭着。

  他一边蹭一边说

  " 妈妈,你可回来了。来,想死我了!"

  我回手握了握儿子性欲旺盛的鸡巴。嫣然一笑转过头给了儿子一个深深的吻。

  亲过之后,我一边顺手撸了撸儿子鸡巴上的包皮,一边小声埋怨着。

  " 瞧你急的!等一下,妈妈有事对你说!"

  儿子托着鸡巴坐到门厅的椅子上一边自己撸了两下开始变软的鸡巴,一边问

道:" 怎么了?"

  " 今天你爸爸打电话回来了,他问了你的伤势。他要不问,我几乎都忘了,

你最近恢复的很不错,我和你爸爸决定下星期让你回学校开始上课。"

  的确这些日子跟儿子由幻想一步步走到乱伦的现实其中由狂喜到失望再到快

慰,这一系列的周折让我几乎忘了儿子是我和丈夫的希望,他的重要任务是考大

学。

  " 啊?"

  儿子失望的啊了一声,胯下赤露的生殖器无精打采的一下耷拉下来了。

  " 医生说暂时修养,开的假是两星期。后来又补开了一次,我才休息了……

4 周了?"

  儿子也才想到自己独享温柔乡的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这么久。考大学

不仅是父母给的压力,其实也是他的人生目标。不知不觉荒废了这么久,如梦初

醒的他也觉得确实应该上学了。

  " 那么……妈妈!我上学之后还可以……还可以和您继续亲热么?"

  儿子嗫啜的问。

  我蹲下身,饶有兴趣的盯着儿子因为突然受到打击缩成一团像个肉呼呼的小

耗子似的鸡巴,一边用手轻轻捻了捻他的阴囊。一边微笑着回答

  " 当然了!妈妈不止一次说过,妈妈是属于你的,你是妈妈的小情人。难道

妈妈会因为你上学而抛弃你么?小笨蛋,如果你努力学习,功课有进步,妈妈也

许还会额外给你奖励喔!"

  说着我用手扶起儿子胯下那只小耗子,凑上红唇在他阴茎上面亲了亲。

  儿子在性生活中和他爸爸的表现可谓天壤之别。

  丈夫不如儿子温柔害羞不说,每次出差回来也不洗澡直接拉着我就要求欢。

每次对着丈夫鸡巴上的臭味都让我不寒而栗。

  而儿子自从跟我有了性接触后,每次知道我快要到家时,总会提前把生殖器

清洗干净。有时还会提前洗个澡。儿子的鸡巴所散发的只有淡淡的香皂味和男人

雄性特有的让我如痴如迷的厚重气息。

  自从知道腿交足交能让儿子更快乐,而我之前那种直接的饥渴女性求欢方式

只能让儿子早泄之后,我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直接的亲吻过儿子的生殖器了。

  " 真的么?"

  儿子被我在鸡巴上亲的那一下,只是扭了一下身子。反应明显没有以前那么

大了。也许因为我是隔着包皮亲他的龟头让他不是那么敏感吧。

  " 那好吧!我听您的,下周去上学!"

  儿子摸着我因为伏在他裆部而散落在他双腿上乌黑的头发低声说。

  此刻我已蹲趴在儿子双腿之间,情不自禁的用滑溜溜的舌头舔着儿子的鸡巴。

和儿子的阴部接触的越近,儿子身上那股混合着香皂的男人味就让我越迷恋。

  " 嗯!乖儿子!真听话。让妈妈奖励奖励你!"

  我喃喃的一边说着一边痴迷的流着口水继续舔弄着儿子的小鸡巴。

  " 您这样,不怕……不怕我再早泄么?"

  儿子抚摸着我的耳垂低声问。

  " 怕!可……妈妈太喜欢你的小鸡巴了。妈妈必须吃了它!让它以后不能再

淘气,再继续欺负妈妈!"

  我半真半假的一边跟儿子开着玩笑,一边用嘴含住儿子的龟头,轻轻用牙撕

扯着他的包皮。

  儿子疼的直咧嘴

  " 轻点妈妈!疼!"

  此刻我已经把儿子那让人讨厌的包皮剥到冠状沟以下,嘴里含着他的鸡巴,

细细的用舌头品尝着儿子那让我快慰的芬芳。

  细腻的味蕾划过敏感粉嫩的龟头,温暖的口水顺着阴茎溜到儿子的双腿内侧。

儿子身子绷得直直的,傻傻的坐在椅子任凭我给他口淫。虽然不是第一次感受来

自母亲性感舌头带给自己极限的快慰,但和以往不同,这次口交儿子显得紧张却

很享受,虽然始终绷紧了身体一言不发,却不像以前那样只让我舔弄几下就狂泻

如注射的我一嘴一脸到处都是的窘境。而是任凭我怎么变着法的吸吮挑逗就是直

挺挺的屹立不倒。

  看来最近跟儿子的足交起了些良性作用。儿子不再似初入性海中那么青涩紧

张容易激动的难以把持了。

  我心里暗暗高兴。为他口交的力度和频率也开始加快了。

  儿子坚持了好一阵,忽然弯起腰双手捧起我为他口交的漂亮脸蛋,亲热的和

我亲了个嘴。然后眉头一扬厚着脸皮说

  " 妈妈,稍等一下,我想吃口您的奶!"

  我直起身子一边回吻着他,一边用素指狠狠的点了一下他的额头红着脸说

  " 好没羞!这么大了还要吃妈妈的奶!不给!"

  嘴里虽然说着不给,我却急切的宽衣解带把衬衫纽扣全部解开了。

  我来不及解开乳罩的挂钩,直接把贴身薄薄的肉色蕾丝乳罩上面边缘匆匆卷

在一起,垫在乳房以下,把自己一双又大又软的玉乳赤裸裸的凑到儿子面前,渴

望着他的爱抚。

  儿子双手托起我因为身体前倾而略微有点下垂的乳房,使劲用力揉了揉,揉

的我一阵心醉。接着他把嘴凑到我左边乳头前,伸出顽皮的舌头放肆的在他母亲

的乳头上贪婪的舔了舔。

  就像我为儿子口交时我的舌尖味蕾刺激他细嫩的龟头时他的反应一样。被儿

子火辣辣的舌尖舔着自己这除了丈夫和哺乳期的儿子以外从未被别人触摸过的敏

感乳头,同样带给我一阵颤抖。

  而一想到时隔10几年儿子带着与当初单纯的母子情谊完全不同的一种方式重

新爱抚自己这本应神秘的乳房。我在既羞且兴奋中几乎忘记了自我。

  " 嗯!好舒服!妈妈还要!"我捧起自己另一只乳房,把颤颤巍巍性感的棕色乳头贴到儿子红的发烫的脸

上蹭了蹭,急切的渴望着他继续爱抚。

  " 嗯!"

  儿子低声答应着。含住我凑过来的乳头先是温柔的轻轻舔了舔,接着像孩子

一样猛的一口叼住,贪婪的吮吸起来。

  " 啊!好舒服!还要!还要!"

  我拂了拂面前披散的长发,看着儿子紧紧叼着我的乳头那贪婪的样子,内心

的欲火在熊熊燃烧着。

  好一阵之后,儿子这才吐出我被他含在嘴里沾满口水和牙印的乳头,用拇指

和食指掐住我那只被他弄的湿淋淋的乳头又用力捏了捏,然后满脸通红的对我说

  " 妈妈!可不可以……用你的乳房……试试?"

  儿子容易害羞的特征和我十分相似,但害羞归害羞。渴望新奇刺激的心却也

一成不变的得到了我的遗传。

  " 我的乖儿子,妈妈不是说了么,在性生活中只要是你需求的妈妈没什么不

可以做的!来吧宝贝是这样么?"

  说着我跪在儿子双腿之间,紧紧的贴着儿子,托起自己沉甸甸的乳房试着用

乳沟夹住儿子不安分的阴茎。

  " 对!就是这样!好温暖!好柔软!"

  儿子再次仰起头,用鸡巴细细体会着来自母亲美丽乳房的肉感。

  " 真讨厌!妈妈从没和你爸爸这样弄过!不过这感觉,嘻嘻,也很有趣!"

  我一边埋怨一边为儿子做着乳交,看着眼底儿子因为被我那双豪乳牢牢夹住

而上下翻飞的包皮和时隐时现的龟头,一种好玩的心情占据了我的内心。

  我握着儿子包皮被翻卷起来的鸡巴,用口水在他粉红色的龟头上面润滑了一

下。然后把右边乳头凑过去,让这两个我和儿子各自最娇嫩的性器官亲热的接触

着。儿子兴奋的下身一挺一挺的像在性交一样用龟头使劲的撞击着我的乳头。

  我那深棕色的美丽乳头被儿子粉红色坚硬滚烫的龟头深深的顶入宽宽的乳晕

之中。继而儿子不长的小鸡巴半截全都淹没在我丰满柔软的乳房之上。每次儿子

鸡巴对我乳房的进攻都激起一圈圈的乳波荡漾,这场面简直香艳无比让人窒息。

  我用乳房玩了一阵儿子的鸡巴之后,重新把他的小宝贝夹到我的双乳之间,

这次我一边上下窜动着上身,一边用力弯下头用嘴含住儿子的龟头。

  本该早泄的儿子在我乳交与口交的双重侍奉之下此刻居然依然没有交枪。反

倒是累的气喘吁吁的我,因为自己为儿子所做的这些下流事兴奋的裤衩早就湿透

了。

  我抓过儿子穿着拖鞋的脚,帮他脱掉拖鞋。拉着他的脚伸进我的短裙里,贴

在我双腿间的阴部。儿子心领神会的用大脚趾隔着湿淋淋的丝袜和内裤拱着我的

阴户。

  " 啊……不行了……妈妈!!要射了!"

  儿子拼命按着我的头,想要摆脱我的乳房和嘴。他不想再向以往那样毫不自

主的把精液射到母亲的嘴里。

  我虽然有些依依不舍,还是顺从了他的意思,吐出他被我含的湿漉漉的鸡巴,

抿嘴一笑,刚要说点什么,滚烫的精液从儿子的尿道口飞溅而出,喷的我脸上,

头发上,乳房上到处都是汁水淋漓。

  我用手沾了点脸上的精液放入口中不好意思的舔了舔,我发现自己越来越迷

恋儿子精液上散发的独特味道了。然后笑着站起身寻找纸巾擦拭身上的污秽。

  " 哎……呦!"

  儿子靠在椅子上无力的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兴奋的说

  " 妈妈!你觉没觉得我越来越棒了?"

  我一边用纸巾擦着乳房上那白腻腻的液体,一边扭头冲他笑道

  " 确实很了不起!照这样下去我想不了多久你就能恢复了。不过小淘气,你

看看,每次你都把妈妈弄的这么灰头土脸的,你说妈妈该怎么罚你!"

  儿子搂着我的腰站起来亲了亲我因为假装生气而撅起的小嘴,淘气的的说

  " 那么罚儿子今晚好好伺候妈妈一宿,您觉得怎么样呢?母亲大人?"

  " 去你的!吃完饭罚你抄100 遍英语单词!"

  我一把推开儿子笑着说。

  " 好了,说正经的。你爸爸打电话说工程也许能提前完工。如果他要提前回

来你可记住严守秘密。千万不能让你爸爸知道咱们这事,明白么?"

  " 啊!爸爸还要提前回来?今天你怎么带回来的都是不好的消息啊!我的妈

妈!"

  儿子一听爸爸要回来吃了一惊。

  " 放心吧,你爸爸回来工作也一样忙,咱们母子相处的时间有的是。但是我

真怕你见到你爸爸心里有鬼会露出什么马脚!"

  " 这点不用担心,其实我有好多秘密你们都不知道,我最会掩饰了。不过妈

妈,你可得记住你的许诺,如果长期让我寂寞,那我可不能保证会不会当着爸爸

的面对你做出什么越轨的举动,比如……这样!"

  说着儿子冷不防用手使劲掐一把我穿着丝袜的大腿,然后忙也似的逃进自己

的房间,又羞又气的我追到他门前一阵大骂。

  快乐的时光总是让人流连忘返。

  杨洋在新的一周重新背起书包返回校园才意识到不知不觉已经快要期末考试

了。